在病房里,有这样一群特殊的志愿者,他们帮忙搬东西、推轮椅、拖地,主动做各种力所能及的事,为病友加油鼓劲;在献血处,有这样一些归来者,他们康复出院后又回到医院,捐献出宝贵的血浆,只为帮助其他患者;在抗疫一线,有这样一些重返“战场”的白衣战士,有人回家隔离仍坚持在线问诊,有人痊愈第二天就返回岗位……他们都曾经或正在与病魔搏斗,他们亦都是接力者,传递着爱与希望。

这些所谓的特殊志愿者,其实就是一些患者或康复者。他们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得到了白衣战士的精心救治与关爱,目睹了白衣战士的艰辛付出与不懈努力,将感动化为行动,做特殊志愿者,就是接力传递爱与希望,传递战胜疫情的正能量。

与此同时,加大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力度,使得齐鲁银行近两年业绩增速放缓。在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业绩增速超20%的情况下,去年该行扣非净利润增长出现停滞。今年前三季度,齐鲁银行信用减值损失达到15.29亿元,同比增长27%,占该行利润总额的比例提升至72.57%。

而对于那些出院后的康复者来说,回到医院捐献血浆,不仅源于一种感恩情怀,更源于一种责任担当。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可救治重症患者。疫情面前,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抗击疫情、战胜疫情,人人有责。所以我们看到,不仅仅是湖北,全国各地一些出院的康复者,都纷纷当起了特殊的志愿者,急人所急,救人所困,传递生的希望。“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人能够重获新生,同时也是回馈国家和社会对我们的帮助。”

营收超八成来自利息净收入

于是,一些病情逐渐好转的患者,主动提出当志愿者,在病房里帮忙推轮椅、为病友加油鼓劲。这既是对医务人员的回报,也为其他患者传递打败疫魔的信心。正如火神山医院感染八科病区主任赵玉英表示:“轻症病人在和重症病人互动过程中,他们也会给重症病人增添信心,他们之间的这种交流,可能比我们医生去说更有效果。”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以利息净收入为最主要利润来源的齐鲁银行,近年来随着生息资产规模扩大,其利息收入持续增长,带动该行营收规模扩大。

与此同时,在利润结构较为单一的情况下,齐鲁银行中间业务收入下降明显,投资收益规模出现大幅提升。

战“疫”,是一场必须打赢的战役。我们应向战斗在一线的白衣战士致敬,也应向这些默默奉献的特殊志愿者学习,学习他们的感恩情怀,学习他们的责任担当。“岂曰无衣,与子同裳”,众志成城,共克时艰,就会早日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

三季报显示,在实施新金融工具准则后,今年前三季度,齐鲁银行信用减值损失达到15.29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2.04亿元增长27%,占该行利润总额的比例提升至72.57%。其中,该行第三季度信用减值损失达到5.46亿元,而该季度齐鲁银行利润总额为6.8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至2018年末,齐鲁银行天津地区不良率分别为6%、3.58%、1.53%,聊城地区不良率分别为2.88%、3.3%、4.65%,青岛地区不良率分别为2.46%、6.49%、5.02%,均处于较高水平。

需要注意的是,在营收规模持续扩大的情况下,加大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齐鲁银行的利润空间。各报告期内,该行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14.7亿、13.12亿、17.7亿、9.83亿,占该行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74.4%、55.43%、69.14%、69.23%。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齐鲁银行不良贷款率1.59%,较上年末下降0.0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小幅提升至195.38%。

作为新三板的“盈利王”,齐鲁银行净利润规模早在2017年就已突破20亿元,但近两年业绩增速已有放缓。

加大贷款减值损失计提力度,使得齐鲁银行不良率稳定在1.6%左右。

招股书显示,各报告期内,齐鲁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为5.08亿、4.72亿、3.65亿、2.56亿,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86%、8.7%、5.7%、7.43%,该行称主要系委托及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下降。

与大多数商业银行相同,利息净收入为齐鲁银行最主要的利润来源。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齐鲁银行分别实现利息净收入44.57亿、48.35亿、55.93亿、27.7亿,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86.47%、89.1%、87.37%、80.42%。随着生息资产规模的持续扩大,齐鲁银行利息净收入保持稳定增长。

特殊志愿者彰显特殊情怀。更令人感动的是,那些原本在抗疫一线、痊愈后又不约而同重返“战场”的白衣战士。的确,他们就是冲锋的战士!战士的岗位在战场,医生的岗位就在医院,既然疫魔没有击垮自己,就要继续与疫魔斗争,帮助更多患者康复。“我守在这个岗位,这是我的责任,不为当英雄,但绝不做逃兵!”在笔者看来,这些特殊志愿者不仅仅经受住了生死的考验,更彰显了一种高度的责任意识和必胜信念。

但欧盟指出,英国与欧陆的地理位置相近,且身为欧盟会员国50年使英国和欧盟建立了密切的经济关系,因此英国的情况特殊。

欧盟担心,若英国决定不再遵守成本高昂的劳动与环保高标准,就可能会对欧盟会员国的企业形成削价竞争。

证券投资类资产占总资产40.85%

2019年12月,约翰逊所属的保守党在英国下议院选举中大胜,他当时的主要诉求就是“实现脱欧”(Getting Brexit Done),主张达成比较宽松的贸易协议,如欧盟与加拿大的贸易协议。

作为齐鲁银行最主要的利润来源,利息净收入的增长离不开该行生息资产规模的扩张。

在此影响下,各报告期内,齐鲁银行证券投资利息收入分别为30.39亿、39.65亿、46.16亿、20.91亿,占当期利息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9.44%、41.3%、36.74%。从此部分资产的收益率来看,各报告期内齐鲁银行证券投资平均收益率分别为4.47%、4.39%、4.39%、4.2%。其中自2017年开始,该行证券投资平均收益率就已低于可比上市银行平均值4.43%、4.54%、4.26%。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计算,除济南地区之外,齐鲁银行异地贷款余额603.16亿,占比45.68%;异地分行不良贷款余额12.1亿,占该行不良贷款的比例为56.61%,对应不良贷款率为2%左右。

报道指出,关键的障碍在于,欧盟要求英国,若想继续与欧盟庞大的单一市场进行货物自由贸易,就应遵守欧盟的规范。英国当局则表示,不会强迫自己遵从欧盟规范,英国脱欧的要旨就是要确保“经济及政治独立”。

以行业划分,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齐鲁银行不良率最高的公司贷款分别来自于农林牧渔业、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等,不良率分别为6.79%、6.32%、4.46%、2.89%。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齐鲁银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1.54亿、54.26亿、64.02亿,同比增长21.79%、5.27%、18%;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分别为16.42亿、20.15亿、21.52亿,同比增长38.33%、22.71%、6.83%;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6.2亿、19.95亿、19.56亿,同比增长40.33%、23.19%、-1.94%。

此外,欧盟方面希望保有在英国海域的渔权。但尽管欧盟警告,双方对此若无法达成协议,恐葬送比较全面的贸易谈判,英国方面一直加以拒绝。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由于证券投资类资产占比仅次于发放贷款和垫款,齐鲁银行证券投资利息收入也成为该行利息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末,齐鲁银行发放贷款和垫款及证券投资等两类资产在生息资产中的比例由84.79%提升至88.54%。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占比由45.06%提升至49.3%,证券投资占比稳定在39%左右。

而同期,齐鲁银行投资收益分别为1.36亿、0.59亿、0.51亿、2.74亿。其中,今年以来该行实施新金融工具准则,部分资产划入交易性金融资产核算,该部分资产产生的投资收益金额较大。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在上述影响下,齐鲁银行资产质量逐渐趋于稳定,但异地业务信贷质量堪忧。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除济南地区之外,齐鲁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1.49亿,异地分行不良贷款余额12.1亿,占该行不良贷款的比例为56.61%。其中,该行在天津地区和聊城地区的不良率已分别高达3.55%、5.18%。

以规模划分,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齐鲁银行大、中、小、微型企业贷款不良率分别为1.31%、2.41%、2.76%、0.86%,中小企业贷款质量较弱。

此外,得益于近年来多渠道资本补充,截至今年三季度末,齐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55%、11.82%、10.74%,较上年末均有小幅提升。

英国已于2020年1月31日正式脱欧,双方商定在12月31日,建立新的贸易及安全伙伴关系之前,有一段暂无太大改变的过渡期。不过,英国表示,将在6月份视进展决定是否退出贸易谈判。

新世纪出具的评级报告指出,齐鲁银行对异地业务的风险管控能力较为薄弱,随着市外分行和省外村镇银行的增加,该行信贷资产管理压力有所加大。同时,该行非标及其他投资规模持续上升,在金融市场风险事件频发的背景下,该行投资风险管理能力将持续面临挑战。

上周五晚,齐鲁银行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区域经济影响使得部分企业自身偿债能力发生变化。本行会充分发挥各区域比较优势,因地制宜地选择重点支持的区域、产业或项目,合理引导信贷资产投向,实现对信贷资源的合理配置。”

目前,齐鲁银行的投资以国债、地方政府债、商业银行债等品种为主,如果所投债券的发行人的偿债能力或债务投资工具所投资产品的相应底层资产出现问题,齐鲁银行的投资可能会面临无法正常收回本金和利息的情形,从而对该行的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其中,齐鲁银行来自于天津地区和聊城地区的贷款余额分别为128.77亿、117.2亿,占比9.75%、8.88%。该行来自于上述两大地区的贷款余额合计为245.97亿,在异地分行贷款余额的三成左右。天津、聊城地区的不良贷款余额则分别为4.58亿、6.07亿,不良贷款率分别为3.55%、5.18%,较上年末分别增加2.02、0.53个百分点。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齐鲁银行发放贷款和垫款净额为1285.93亿元,包括交易性金融资产、债券投资、其他债权投资、其他权益工具投资在内的证券投资类资产合计为1156.33亿元,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5.43%、40.85%。

隔离病毒,没有隔离关爱。对于这些特殊志愿者来说,疫情之下,“用生命赴使命,用生命守护生命”,他们对白衣战士的医者仁心和无私奉献,远比“战场”之外的人们感受更直接、更强烈。没有医务人员的精心治疗,恐怕就难以打败染身的疫魔。人们常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感恩不仅仅是口头上的,更应落实到行动上。

2004年,齐鲁银行曾引入澳洲联邦银行入股,成为山东省首家、全国第四家与外资银行实现战略合作的城商行。2015年6月末,齐鲁银行在新三板挂牌。

公开资料显示,齐鲁银行是在济南市原17家城信社的基础上,由济南市财政局、济南钢铁集团总公司、济南啤酒集团等于1996年发起设立组建而成,是全国首批、山东省首家成立的城商行。刚设立时,齐鲁银行的名称为“济南城市合作银行”,直至2009年才更为现名。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将整体不良率压缩在较为稳定的水平,但齐鲁银行异地分行的风控管理能力仍面临较大的挑战。

对此,齐鲁银行方面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报告期内,本行资产减值损失呈现一定波动,主要原因系采取较为审慎的减值准备计提政策,结合资产质量状况,相应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齐鲁银行来自于济南地区的贷款占比在为54.32%,该地区不良贷款余额占比为42.69%,不良率1.31%,较上年末提升0.02个百分点。

不过,从结构上来看,以中小微企业作为主要服务对象的齐鲁银行,公司类不良率攀升较快。截至各报告期末,该行公司贷款不良贷款(含贴现)余额分别为13.41亿、14.81亿、18.67亿、20.21亿,公司贷款不良率(含贴现)分别为1.86%、1.86%、2.12%、2.13%。同期,个人贷款不良率则分别为0.79%、0.33%、0.25%、0.34%。

在去年扣非净利增长已经停滞的情况下,今年前三季度,齐鲁银行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2.86亿、16.85亿、16.07亿,同比增长16.55%、9.51%、8.91%。相较于此前超过20%的增速,去年以来齐鲁银行业绩增长明显放缓。

但受到利率市场化和行业竞争影响,齐鲁银行净息差也出现波动。各报告期内,该行净利差分别为2.44%、2.05%、2.07%、2.09%,同期净息差则分别为2.6%、2.23%、2.27%、2.18%,整体均呈现下降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