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上海3月6日电 (朱凡 陈静)“今天(6日)上午,我们把两个重症病区合并成一个重症病区,继续保留重症监护室,”瑞金医院副院长、上海第三批医疗队队长陈尔真6日说,“经过和武汉第三医院光谷院区同道38天来的并肩作战,目前病人数逐渐减少,所以我们合并病区,这样也可以集中力量救治重病人。”

据悉,上海第三批医疗队迄今已累计救治了300名病人。随着出院人数大于入院人数,病床逐渐空了出来,近日,平均每天接受其他医院转来的约5名重病人,但都是危重病人。

除了来自监管层面的难题,TikTok在海外还有着Facebook、Instagram甚至Snapchat等强劲的竞争对手。扎克伯格在世界各地的演讲中,也越来越多地提到TikTok,视TikTok为“眼中钉”,甚至不惜模仿。

数据分析机构App Annie显示,综合iOS 和 Google Play 的情况,在创纪录的这个月里, TikTok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应用(非游戏类),且收入位居第三。迄今为止,TikTok全球总下载量达19亿次,逼近20亿。

2020年2月,TikTok以1.13亿次下载量和5040万美元的应用内收入再创纪录,成为有史以来数据最高的一个月。其中,中国区收入为4600万美元,占91%,Sensor Tower分析,应用内购激增是由于春节和和疫情对消费的双重刺激。

事实上,字节跳动旗下的短视频产品TikTok,一直在周旋各国内容审核政策带来的掣肘,因屡屡遭遇抵制,据悉,在过去一两年间,TikTok很大一部分内容监督程序已经完成了当地化。就在前不久,TikTok还宣布,计划于今年5月初在洛杉矶开设一个“透明中心”,让更多外部人士了解自己在美国如何审核平台内容。

眼下,TikTok正迅速席卷全球,下载量逼近20亿,霸榜全球应用市场。而背后的字节跳动,也成为了一个在30个国家,有超过6万名员工的巨无霸。然而,海外监管这把利刃,始终悬挂在这个庞然大物的头顶。

印度成为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场,2019年,印度人在TikTok上花了55亿小时,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也于今年3月,在印度推出了音乐流媒体Resso。在日本,TikTok也曾迅速打开局面,登上热门应用榜第一,这被视为很大的成功——对于出海企业来说,日本向来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莫里森说:“我理解船上这些人将会感到非常沮丧,他们的家人也会这样感受。我也对此也非常沮丧,但我们的首要责任是保护现在在澳大利亚国内的澳大利亚人的健康与安全”。

如今的TikTok,已经不能用海外版抖音来形容。2018年8月,字节跳动把抖音海外版TikTok和曾10亿美元买来的musical.ly一起整合升级——双方联合推出全球短视频平台新TikTok。musical.ly曾大肆流行于北美,抖音更是横空出世的现象级APP,TikTok在这样双重基因的加持下,迅速成为了字节跳动全球化的标志性应用。

疫情之下,TikTok正以迅猛之势席卷全球。

然而,下载量数字带来的快感并不会持续太久,一直伴随着TikTok的监管难题,始终是字节跳动的心病。一直以来,TikTok因中国背景接连在海外遭受质疑,例如“TikTok内容审核制度可能受到中国审查的支配”。这其中,来自美国的监管最甚。

TikTok也在积极斡旋。先是竭力摆脱“抖音海外版”的标签,实现了在数据、产品架构、人员、商业化等各方面的完全独立。从2018年起,TikTok在各个国家的运营团队逐步建立,在内容审核上尽力“去中国化”。去年10月,TikTok负责人朱骏(Alex)就开始直接向张一鸣汇报。

就在张一鸣宣布字节跳动全新组织架构升级几天后,3月16日,华尔街日报报道,TikTok称将停止使用在中国上班的审核人员来监控海外内容,并将把这些工作岗位转移到中国境外。

2020年2月7日,“钻石公主”号邮轮进入位于东京南部横滨港的码头后,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准备进入船内。

全球下载量逼近20亿,TikTok已经不只是海外版抖音了

实际上,TikTok以美国洛杉矶为总部,同时在伦敦、东京、首尔、上海、北京、新加坡、雅加达、孟买和莫斯科等地设立全球运营办事处。

这个部门就地解散,停止使用在中国上班的人员审核海外内容

据悉,为了集中医疗力量救治重病人,上海第三医疗队当日顺利完成病人的搬迁和转运,关闭一个病区,床位数从141张床位减少到85张。

数据越来越彰显字节跳动的全球野心。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海外市场的高歌猛进,大部分都是抖音和TikTok的功劳,以及Resso、Lark、Vigo、Helo等海外产品。

这一调整涉及到了部门百余名员工。一名被迫转岗的员工难掩情绪,在脉脉写下《关于TNS国际化部分部门集体被迫转岗的想法》的爆料。

像所有迅速崛起的内容社交APP一样,在国际市场,TikTok也势必遭遇严格的审核。“中国化”,成为TikTok急于摘掉的标签,并加速在业务与人员层面实现与抖音完完全全的独立。只不过,原本看起来循序渐进的过程,随着100多人的集体转岗变得有些匆匆忙忙。

“我争取在未来三年走遍所有有办公室的地区,了解公司也学习当地文化。我们的目标不仅是建立全球化的业务,更是建立全球化的多元兼容的组织。通过更好的组织,激发每个人的潜能和创造力,服务全球用户。”张一鸣表示,目前字节跳动在全球已经有超过6万名员工。

全球员工超6万名,挑战越来越大,张一鸣亲自上阵

上海医疗队关闭一重症病区。瑞金医院供图

据说,战略天才张一鸣,曾在2014年秋天访问硅谷后就埋下了做成一个全球科技巨头公司的种子,回到北京后,他在一篇博客中写道:“中国科技公司的黄金时代即将来临。”

联赛还剩11轮,皇马在主场还剩6场,客场5场。巴萨主场还剩5场,客场还剩6场。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这次被解散的,是字节跳动旗下应用TikTok的海外内容审核团队。据了解,这样的调整其实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随着各国监管的愈发严格,TikTok不得不努力消除外界对其中国背景的忌惮。

如今的字节跳动,已是一个足迹遍及全球的“庞然大物”。但就像张一鸣所说:管理一个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有超过6万名员工的公司,并不容易,“我们已经看到了不少管理问题。”

TikTok是在为新的大动作肃清前路?此前多次传出消息,字节跳动计划今年上市。

公司优化剧情,也在字节跳动上演了。

估值750亿美金的字节跳动,已经无限接近成为全球科技巨头的梦想。

对方披露了更多细节:公司因为业务发展需求,把TNS国际化审核一刀切,可以理解,但在疫情期间毫无征兆的就直接宣布就地解散,让100多号人面临转岗。而且宣布了以后才知道,原来有一个在18楼另一层的亚洲业务团队早在年前就已经解散了,为什么不一起通知?

皇马跟巴萨剩下的11场比赛

在美国强监管政策的聚光灯下,TikTok被视为一种威胁。据华盛顿邮报去年10月25日的报道,美国的两位参议员向美国情报部门联合申请,调查TikTok是否构成“国家安全风险”。另外两位资深参议员致信美国代理国家情报总监,对TikTok的数据收集行为提出了质疑。

此后,对于努力生存的今日头条来说,全球化始终是重要课题。今年3月12日,张一鸣全员信宣布了组织架构的全面升级,在将中国区业务交棒给张利东和张楠之后,张一鸣也将聚焦于更大的挑战,即建立一个全球的、多元的、超大型的企业。他明确表示,将会花更多精力完善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

据悉,该邮轮上有200多名澳大利亚人。包机将在达尔文机场着陆,撤离的人们将先被送至达尔文附近的一个工人村进行14天隔离检疫,然后才能回家。

“对于踢我这个位置的球员来说,一个喜欢射门和挑战的边锋,他是最佳教练,因为他创造出一种体系,能让边锋获得一对一的局面,在这个体系里,我能最大限度的发挥。他不要求我的数据,他只要求我去冲击、射门或者传中,这是我非常欣赏他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从2019年底开始,包括前华纳音乐集团高管Ole Obermann、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网络安全专家Roland Cloutier等先后加入字节跳动。就在正式宣布组织升级前一天的3月11日,字节跳动将“多元兼容”新加入公司的企业文化。字节跳动说:既然平台上的创作者和用户来自世界各地,那么打造这些平台的团队和人才也应该如此。

皇马未来还将面对瓦伦西亚、皇家社会、毕尔巴鄂竞技这样的强敌,而巴萨将面对塞维利亚、马竞、比利亚雷亚尔这样的对手。(Tony)

陈尔真表示:“目前我们取得抗疫战争的阶段性胜利,我们将继续不辱使命,不畏艰难,勇往直前,全力以赴提高救治成功率,降低死亡率,坚决打赢疫情防控歼灭战。”(完)

谈到自己的未来,科芒说:“我不知道五年后我想要什么,因此一切皆有可能。留在最顶级水平,赢得最多的奖杯,拜仁是一个你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地方。”

这个审核部门的员工大多来自海内外名校,还有很多硕士海归,清北不在少数。该前员工称:“试问公司有多少同学会三门语言的,90%都集中在这个部门了吧,这个和一鸣前几天发的国际战略是不是想违背的呢?难道国际战略口号就是自嗨吗?我司在裁员问题上一向没有负面消息,难道这次要破例吗?”

随后,投资界试图联系采访,TikTok相关负责人回复称:“我们尊重不同文化和法律背景下对于内容健康的要求,一直把相关的内容运营管理工作交给熟悉当地文化和法律的本土团队负责。”

TikTok US的运营主体是一家美国企业。2019年10月,TikTok还宣布在美国引入第三方机构,让他们为平台的内容管理政策提供咨询服务和建议。TikTok美国总经理瓦内萨·帕帕斯表示,这样的举动是为了提高内容审核政策及社区保护措施的透明度。

就在这个月,一场美国国会参议院关于TikTok数据安全问题的听证会在华盛顿召开,这是继2019年11月后,TikTok第二次被纳入美国参议院听证会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