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印在老版人民币上的风景处打卡,是不少中国驴友的时尚选择。实际上,世界各国的钞票文化都丰富多彩,反映出时代的变迁。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带一路”沿线一些国家的钞票上,印刷着中国企业承建的地标建筑或大型工程。这是“一带一路”合作成果的生动展示,也可以作为一个特别的旅行指南,有心的驴友可沿着这些钞票上的地标打卡,一定会有特别的收获。

夏小红说,当时真的很绝望,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但是怎么办呢?只好擦干眼泪,重新开始。

摆起鱼摊,两年学会“孤掌杀鱼”

普特拉姆煤电站,这个印刷在100卢比纸币上的超级工程,是斯里兰卡全国第一个燃煤电站、斯里兰卡建国以来最大的工程建设项目和中斯两国迄今为止最大的经贸合作项目。

在中亚国家塔吉克斯坦,去首都杜尚别的国家图书馆时,还可以拿出200索莫尼一块儿合影留念。承建塔吉克斯坦国家图书馆的公司正是承建科威特中央银行新总部大楼的中国建筑。

谈起为什么会在市场卖鱼,夏小红回忆起了与丈夫三次养鱼的经历。“1997年的时候,第一次承包了80亩的鱼塘,但是1998年不幸遭遇了洪水,借来的30多万打了水漂。当时走投无路还向银行贷了款,我和丈夫就出去打工还债。差不多有10年吧,2008年当我们省吃俭用把这30多万还完的时候,就和丈夫合计再试试养鱼谋生,但很不巧的是,又遭遇了洪水,鱼全部被冲走了,我们又欠下了30多万元的债务。”

还了20年“良心债”,只剩10多万了

在成功建设凯乐塔水利枢纽后,如今三峡集团继续同几内亚政府共同投资,在孔库雷河流域开发建设更大规模的苏阿皮蒂水电站。450兆瓦的装机容量将是凯乐塔水电站现有装机容量的两倍,苏阿皮蒂水电站成为几内亚在建最大的水电开发项目。笔者大胆猜测,或许未来某天到访几内亚时会惊喜地发现,新版钞票上将会出现几内亚新的“三峡工程”。

今年48岁的夏小红,是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山坡街人,目前与丈夫徐移祥在江夏区纸坊街中心港菜市场卖鱼。16岁那年一场意外让她失去了右手,之后她与丈夫一起养鱼谋生,谁知遭遇三次洪水,先后欠下100多万元的债务。为了还债,夏小红与丈夫一起经营鱼摊从头再来。“没有右手,就用左手杀鱼。”“欠了债,就靠自己的力量一点一点地还。”十多年来,他们把欠下的债务记在笔记本上,笔记本累计10多本,一笔笔债务记得密密麻麻。“还剩下10多万了,预计这两年就能还完!”夏小红笑着说。

夏小红说:“卖鱼真的挺辛苦的,特别是有的客人让我把鱼的骨头和肉分开,再切成鱼片,我往往就完成不了,冬天切鱼片对我来说太困难啦!”

夏小红与丈夫徐移祥,是江夏区纸坊街中心港菜市场上两个普通的鱼摊摊主。夏小红一头短发,穿着一件厚厚的棉袄,还戴着一个防水的围裙。丈夫徐移祥黝黑的面庞,在鱼摊上埋头忙碌。和很多起早贪黑卖鱼的人一样,夏小红和丈夫从凌晨开始,一直要忙到晚上七八点才休息。

普特拉姆煤电站有多重要?在斯里兰卡的朋友告诉我,这座电站的发电量已占到全国用电总量的40%至60%,不仅彻底改变了当地只能依赖少量风能和燃油发电的现实困境,更为显著的是大幅降低了用电价格。燃煤发电成本是每度8卢比,而燃油发电成本则是每度25卢比以上,两者之间的差距显而易见。带来如此巨大改变的,正是一家来自中国的公司——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夏小红说,经历了这么几次天灾,她也很无奈,但现在的自己倒是乐观了起来。“可能是之前的眼泪都流干了吧,我现在更喜欢笑,已经很少哭了,觉得凡事笑着面对,好像就都能撑过去。”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夏小红的鱼摊上经常来的都是熟客,有很多人认识夫妻俩,也被夏小红的坚强与执着所感动。“每次买鱼都去她家买,同事第一次带我去她家买鱼后,每次买鱼都去,想想他们也不容易。阿姨杀鱼到清理干净手法很娴熟,也很快。每次去买我都要佩服一下,很厉害了!”一位顾客这样说。

现在的夏小红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大儿子已经成了家,有一个6岁的女儿。“我现在已经当奶奶了!”夏小红乐呵呵地说。

阿尔及利亚、科威特,中国造上新钞

在夏小红的家里,有着10多本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着很多笔账。这些账本都有些发黄了。夏小红说,上面记录的一笔一笔的钱,自己和丈夫从来没有忘记过。在自己和丈夫养鱼遇到天灾的时候,亲朋好友把自己的辛苦钱借给他们,虽然大伙没让他们打欠条,但他们把每一笔钱都记在这些账簿上,把借款人、时间、数目都记得清清楚楚。

2013年,夏小红和丈夫在菜市场上开了鱼摊,每日起早贪黑卖鱼,就是为了还清债务。2015年,他们边在菜市场卖鱼,边在老家养鱼,但2016年,又是一场洪水让他们的养鱼梦破灭,一笔近40万元的债,又压到了他们身上……

“如果是夏天的话,我处理鱼会快一点,冬天对我来说就困难很多,手都冻僵了。”夏小红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做卖鱼的生意,手一直要泡在冷水里,往往冬天整个左手都是红肿的,右秃臂也是冻得通红,生了不少冻疮。

紫牛新闻记者 张冰晶

沿着海上丝绸之路一路向东,这里是有着印度洋宝石美誉的斯里兰卡。这个美丽的国家刚刚遭受惨痛的恐袭,不过,近期到斯里兰卡的朋友会明显感觉到与以往攻略里描述电力紧张的状况不同,电力更加有保障了。答案就在100卢比(约合人民币3.85元)里。

沿着丝路前行,可以打卡中国建造的地方还有很多。比如在东南亚的老挝旅游时会发现,2万基普上的南累克水电站是由中国电建旗下的中国水电十局承建,也是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成立后建成的首座水电站。

“这些年虽然很辛苦,但看着当初欠下的债快还完了,我的心里就渐渐踏实了,等债还完了,终于能轻松下来。”

为了让右臂防水防滑,夏小红要用秋衣袖子把没有手掌的手臂包裹起来,贴上膏药,然后戴上胶手套,最外层包裹着一个粗布手套。

“其实一路走来,我们真的得到了很多的帮助。拿鱼的时候,有熟人知道我们的情况,就先不要钱,把鱼给我们,等我们赚了钱之后,再把鱼钱还给他们。”徐移祥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正是因为这些亲戚朋友的帮助,他们夫妻俩才能走到今天。“欠大家的钱,都是良心债,所以一个人都不能差、一分钱都不能少,都必须要还的。”

在泰国和肯尼亚,中国建筑建造的泰国曼谷拉玛八世大桥和肯尼亚地标莫伊国际体育中心,分别印刷在20泰铢和20肯尼亚先令的纸币上。如果下次朋友们去泰国或者肯尼亚游玩时,可以在当地打卡留念。

凯乐塔水利枢纽作为中国和几内亚迄今为止最大的合作项目,将几内亚的发电量增加了两倍,大幅缓解了当地电力极度紧张的情况。凯乐塔水利枢纽实至名归地成为几内亚的“三峡工程”,几内亚也成功实现从“西非水塔”转型为“西非电塔”。未来随着区域电网的逐步完善,凯乐塔水电站生产的强劲电能,将让西非的夜晚更亮。

欠的钱,夏小红和丈夫都记在本子上。

徐移祥说:“亲戚朋友都是一点点借给我们的,多的有几万,少的就几百几百地借。前前后后债务累计下来有100多万,但到现在为止,绝大多数都还完了。”

和所有鱼贩一样,夏小红能麻利地几十秒处理完一条小鱼,处理大鱼也只要两三分钟,然后迅速地将鱼装袋,再递到客人手里。而和很多普通的卖鱼摊主不一样的是,夏小红只有一只左手,右臂戴着的手套里面空空荡荡。夏小红说:“右手是16岁的时候,在砖厂干活时被机器轧了,失去这只右手已经32年了。”对于失去的右手,如今的夏小红已经习以为常。

2015年和2019年两个版本的两万几内亚法郎上印着凯乐塔的图案,如今,在几内亚工作和生活的人们,已经越来越离不开“凯乐塔”。在这种有趣的联系中,惊人的历史巧合是承建几内亚“三峡工程”的公司,正是来自中国的三峡中水电。

据介绍,2008年4月项目签约时,新总部大楼是科威特在建的最高建筑物。2016年,中国建筑承建的科威特中央银行项目荣获MEED“2016年度房建项目科威特国最杰出建筑奖”。MEED建筑质量系列奖是中东知名经济杂志MEED在中东地区设立的首个建筑质量奖项,旨在表彰和奖励整个海湾地区施工和质量最优的建筑项目。

今年2月以后,抵达北非国家阿尔及利亚首都阿尔及尔的朋友会惊喜地发现,手里拿着的新版1000第纳尔新钞(约合人民币57元)上,印着阿尔及利亚“千年工程”、刷新阿尔及利亚天际线的新地标嘉玛大清真寺。高达265米的宣礼塔作为清真寺核心部分,不仅荣登非洲最高建筑宝座,还一举成为世界最高宣礼塔。

呈现在科威特5第纳尔纸币上的中央银行新总部大楼,承建方是在中东中高端建筑市场杀出重围的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与科威特王宫咫尺之遥,240米高的科威特中央银行新总部大楼在设计上采用了阿拉伯建筑风格中的几何形状作为主要特征,远远望去形似一座金字塔。站在顶端全部用玻璃建造的观景平台,波斯湾的全景一览无余。

从阿尔及尔布迈丁国际机场出发,沿着海滨高速公路取道阿如兹大街,便可以拿出1000第纳尔新钞,近距离与这座世界第三大的清真寺合影。站在宣礼塔上极目远眺,首都阿尔及尔尽收眼底。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祈祷大厅和宣礼塔在夜色中更加显得璀璨神圣。

从阿尔及尔湾出发穿过大海来到夜幕下的科威特湾畔,科威特中央银行新总部大楼灯火璀璨,宛如一座灯塔。当年刚刚从海湾战争战火中走出来的科威特把新建的中央银行印到新版的科威特货币上,正是为了给本国人,也是给世界对科威特重建的信心。彼时,当地市场风险还相对较高。

货币是国家最好的“名片”,每张钞票上的图案都承载了厚重的历史与文化,彰显了国家的荣耀。阿尔及利亚宗教事务和宗教基金部长格拉马拉说,“大清真寺承载了阿尔及利亚百年的民族梦想,国家希望它能屹立千年。”为了确保这座建在地震带上的世纪工程安全无虞,设计施工的抗震设防烈度高于中国国内的9度大震设防。

16岁失去右手 养鱼又欠下百万债

“有些都忘记了,艰难的都走过来了,还想它干嘛呢!”回忆起这些年的艰辛,夏小红说。而对于未来,夫妻俩也有自己的设想:“还完钱,希望可以慢慢攒钱买个房子安定下来,结束这么多年的漂泊。”

在西非国家几内亚,当地朋友送给我几张2万几内亚法郎(约合人民币14元)塑料钞。朋友告诉我,2万几内亚法郎是当地最大钞票,印在背面的凯乐塔水利枢纽工程,是几内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综合性水利枢纽项目。

紫牛新闻记者看到,账本上有不少页码上都被打了个大大的钩,然后写着几个清晰的大字:“账已结清”。

夏小红说,现在她和丈夫一边经营着卖鱼的生意,一边也在养鱼。“因为吸取了之前的经验,养鱼的规模都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不再是大规模地养鱼了,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卖鱼上面。”还剩下最后10多万的债务,夏小红表示,预计这两年就能全部还完了。

在大清真寺,可以近距离感受震撼人心的厚重历史与文化。在这座由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所属的中国建筑阿尔及利亚公司与中国建筑第三工程局联合创造的超级工程里,每个角落都镌刻着蕴含宗教与艺术底蕴的装饰与纹路。无论是在占地两万多平方米的祈祷厅、世界最高的宣礼塔,还是藏书丰富的图书馆与文化中心等建筑,高难度的施工技术、来自多国的设计师与建筑师的智慧,以及悠久的伊斯兰文化,如今都已融入这颗阿尔及尔湾畔的璀璨明珠。

紫牛新闻记者采访中注意到,即便生活艰辛,但夏小红仍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卖鱼的过程里,其实遇到更多的是好心人,有的顾客看到我没有右手手掌的时候,就连忙说不用你杀了,我回去自己杀吧!”

几内亚法郎上的“非洲三峡”

经过了无数次的尝试与磨合,她渐渐学会了窍门:先用小棍子把鱼打晕,然后右臂抵住鱼的身体,稍稍用力,左手拿着工具刮鱼鳞,再用刀剖开鱼的肚子,将鱼的内脏清理出来。

即便生活艰辛,夏小红依然乐观面对。

夏小红坦言,最初做卖鱼的生意,自己是拒绝的,因为没有了右手,觉得靠左手没办法干这活儿。但是债务的压力让他们的生活一度很艰难,和丈夫合计下来,最适合的还是经营鱼摊。于是,夏小红开始琢磨着学习用左手杀鱼。“学会用右臂辅助,左手杀鱼,我花了有一两年的时间。刚开始是很不适应的,因为鱼是活的,还很滑,我用一只手就很不好操控。”但夏小红知道,做鱼摊生意,丈夫一个人忙不过来,自己必须学会。

夏小红的丈夫徐移祥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每天凌晨去拿鱼,妻子也要3点就起床,3点半就开始出摊,然后一天都在鱼摊忙里忙外。最多的时候,夏小红一天能杀200多斤的鱼。一年365天,只有年初一是休息的,年初二鱼摊就开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