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5日,在中国情人节“七夕”当日,情侣们扎推电影院带来超5亿票房。这一数字,与37天前影院复工首日相比,暴涨了100多倍。小高峰来袭,打响了中国电影复苏“第一枪”。

回顾去年,七夕节首日票房为5.69亿。今年上座率50%的限制仍未取消,票房成绩却与去年基本持平。数据告诉我们,观众,回来了!

比赛一开始,阿尔特塔的部署就险些被打乱。比赛第7分钟,利物浦前场任意球机会,罗伯逊传中,皮球飞入禁区。这一次,阿森纳本就爱爆雷的防线果然疏忽了,范戴克一脚把球蹬进了球网。好在最后才发现范戴克越位在先,进球无效,不然比分落后的阿森纳将不得不攻出来,后续局势就很难掌握了。

其实从上个赛季接手阿森纳开始,阿尔特塔率先强调的就不是进攻,而是防守,他的3-4-3阵型让阿森纳中场不硬、防线不稳的隐患最大程度上得到了掩盖,进攻中依赖两个边翼卫的输送+奥巴梅扬、佩佩等人的个人能力。虽然最终在英超的成绩不太近如人意,但也算是稳住了下限,也拿下了足总杯冠军,算是小小的证明了自己。

半场结束时,阿森纳不但在比分上取得领先,也在战术上压制了对手。虽然控球率低了12个百分点,射门数也落后,但效率奇高,4射2正各种制造威胁;而利物浦7次射门看似踢得挺热闹,但0射正(大部分都是被后卫中场封堵)的数据还是很尴尬。

穆里尼奥的皇马就以此著称

三、虚惊一场和尽在掌握

四、慢了半拍,险失好局

中国电影市场的向好态势,也在全球影业激起水花。美国福布斯杂志25日报道称,中国电影《我在时间尽头等你》拿到了继《星球大战9》之后,首个全球单日票房冠军。

成绩从何而来?历经37天的影院常态化防控,影院与观众的“磨合期”过去,观众的观影信心逐步提升;新鲜上映的国产好片,也让影迷们挪不动步。上映首日的爱情电影《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单日票房突破2.7亿,超越了去年同期《哪吒》的2.52亿。

这次却玩起了穆帅的绝招

果然,在这一球中,威廉姆斯防守弱点被放大(缺乏经验,第一下扑上失去重心,在维纳尔杜姆补位的情况下没敢贴上对手),给了奥巴梅扬起脚的机会和空间。

于是到了下半场,克洛普幡然悔悟:换下进攻威胁不大、防守还有问题的威廉姆斯,换下防守能力过剩、进攻套路和罗伯逊重复的米尔纳,换上技术出色的南野拓实和纳比-凯塔。这样一来,利物浦的中路不再都是“工具人”,而是具备突破能力的进攻发起点;而法比尼奥后撤踢中后卫+戈麦斯客串右后卫,更是加强了防守,起到限制奥巴梅扬的作用。

面对这样的调整,阿尔特塔这边却没能及时反应过来,第一次换人,他用右后卫塞德里克对位换下贝莱林,想着换个生力军去抗住罗伯逊的进攻。没想到十几分钟之后,南野拓实和萨拉赫的一次出乎意料的中路配合,打穿了兵工厂的围墙,累积60分钟的比分优势和心理优势,被抹平了。

不过阿尔特塔的计策可并不单单是“猛攻威廉姆斯”,毕竟利物浦也知道威廉姆斯防守不稳定,会有人分出精力帮助其防守。针对这一点,阿尔特塔更进一步:进攻的发起点不要左倾,而是从右路小将萨卡处开始,这位左脚将控球出色、长传精准,在由守转攻的过程中,由他带球推进并制造威胁,就再合适不过了。

阿诺德的缺阵,成为关键

众所周知,阿森纳少帅阿尔特塔曾经是温格爱将,此前又投入瓜迪奥拉麾下成为打造曼城攻势足球的设计师之一。按理说这么一位理应将攻势足球DNA发扬光大的新人,接过阿森纳帅印后应该重启兵工厂昔日的美丽,然而这一次,阿尔特塔却用起了穆里尼奥的绝招——防守反击。

与此同时,一些国家影院渴盼着“开门迎客”,但市场恢复却遥遥无期。美国最大的连锁电影院AMC Entertainment从3月中旬开始就一直停业至今,旗下全美各地600多家电影院全部关门。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25日报道认为,“美国的票房恢复难以匹敌中国。中国票房的快速恢复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疫情防控成果”。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0日的报道则表达了担忧,“影院重开,但会有人买票吗?”

今年以来,全球影业受疫情重创,不少电影宣布改档或干脆停拍,准备上映的大片首映礼也不得不推迟另议。中国电影“刷”出的这波票房小高峰,着实提振了全球电影从业者的信心。随着中国大片接踵上映,也将重新激发观众观影热情。展望未来,国庆档、春节档随之而来,电影市场,未来可期。

本场比赛上半场的利物浦,正是受困于这种局限,才没有作为。威廉姆斯毕竟替代不了阿诺德,进攻重任全都落在罗伯逊、米尔纳的左路,无数次传中之后,依然没有建树。

在这场比赛开始前,双方阵中都缺兵少将。利物浦方面亨德森、马蒂普、张伯伦、奥里吉、沙奇里、威尔逊铁定缺阵,而阿诺德最终也没能进入大名单;而阿森纳的拉卡泽特、佩佩也无法出战。

毕竟成王败寇,赢,才是最重要的。

二、阿尔特塔的火眼金睛

这一球正是阿森纳精心布置战术的体现。利物浦右后卫小将威廉姆斯近来虽然蹿红,但实力仍有不足:进攻能力不俗,但缺乏破局的套路和灵感;防守能力不强,又缺乏防守经验。这一问题利物浦方面在开场后也有所察觉,作为左中场出战的米尔纳,全场数次跑到右路帮助威廉姆斯接球、防守,试图弥补这一漏洞。

在虚惊一场过后,阿森纳还是调整了回来,开始按照原计划进行。比赛第12分钟,阿森纳防守成功就地反击,右边锋萨卡前场横传,奥巴梅扬内切、摆腿、射门,皮球划出一道彩虹,绕过阿利松的十指关,飞进球门。

或许,战术并无高低之分、潮流也并不一定代表成功。如果能在恰当的时候用出最克制对手的战术,美丽丑陋、潮流与否,就没那么重要了。

话分两头。上半场阿森纳这边摆大巴+防守反击踢得风生水起,利物浦这边就郁闷很多了。明明把对手压在半场准备狠揍,但挥出去的拳头就是打不到要害,反而被对手的金钟罩震得双手发麻。

看起来仿佛利物浦这边缺的都是替补,而阿森纳少了两个主力,但枪手少帅却敏锐地发现了一处关键:阿诺德。

好在最后时间所剩不多,马丁内斯也神勇扑出马内单刀,比分定格在1-1。最终阿森纳在点球大战中胜出,捧起1个月内夺得的第二个冠军。

这样的阵容一出炉,或许阿尔特塔就发现了破绽,立马定下克敌之计:“大巴还是要摆的,不过还要这般如此,如此这般……”(先卖个关子)。

阿森纳热点图(左),全场几乎都在本方半场摆大巴

阿森纳的进攻多为边路互传、中路空缺,让利物浦防守重心很难及时调整

事实上,利物浦的这种窘境早在上个赛季就有所体现。近两个赛季,利物浦逐渐形成了一套固定的阵地战战术体系:边后卫两翼齐飞,配合两个边锋强点形成边路套路,撕开对手防线。随着这套战术逐渐被对手摸透(对手开始在边路相应增加人数),利物浦在阵地攻坚战中的表现愈发艰难。

在这样的安排下,利物浦不得不将防守重心安排在萨卡这一边,而就在范戴克、罗伯逊两位防守悍将严阵以待,米尔纳、法比尼奥围追堵截之时,萨卡突然横向长传,让奥巴梅扬获得了一对一面对威廉姆斯的机会。

虽然没能在常规时间取得胜利,但阿尔特塔的阿森纳在比赛大部分时间里都保持了战术上的压制。而他的战术既不是温格式的“复杂传球、快速向前”的眼花缭乱,也不是瓜迪奥拉式的“大量传跑,切割空间”的纷繁复杂,恰恰是曾经穆里尼奥赖以成名的“防守+简洁长传”的快速反击。而克洛普的利物浦本场大部分时间里恰恰被这种战术所克制。

利物浦为数不多的中路进攻,取得成效

这一次,面对上赛季99分狂飙夺冠、在英超进了85粒进球的利物浦,阿森纳当然会继续选择稳住防线。然而让很多人都想不到的是,这一次阿森纳竟然如此保守。

随后,阿尔特塔的计策多次奏效,从萨卡一侧发起的攻势,总是能让另一侧的队友受益,利物浦也疲于奔命,狼狈不堪。

赛前,利物浦公布了本场首发:阿利松,威廉姆斯,戈麦斯,范戴克,罗伯逊,法比尼奥,维纳尔杜姆,米尔纳,马内,萨拉赫,菲尔米诺。这套阵容毫不令人意外,熟悉利物浦的人几乎都能把这套常规阵容倒着背下来了,唯一稍显不同的,就是缺阵的右后卫阿诺德由最近蹿红的小将尼科-威廉姆斯替代。